泰迪熊犬赏析网

钓白条:一种优美而有效的钓鱼技巧

02-13

钓白条:一种优美而有效的钓鱼技巧

四月未,正处在春天和夏天的过渡期,虽然距离立夏还有些时日,但猴急的夏天已经裹挟着热情的阳光,悄悄到来了!持续的高温和倾城的日光让人们更乐意呆在家中打开一瓶冒着寒气的冰镇啤酒,而只有在太阳初升的清晨和夕阳西下的傍晚,才能在徐徐微风中感受到暮春时节仅存的那丝丝凉意。


人们在期待一场可以降温的雷雨,而我则兀自寻觅一条清爽的小溪……


周未午后三点半,从南面的天空飘来一大朵浮云,把原本火辣的阳光遮挡个严实。望着窗外远处随风欢快摆动的杨树叶儿,我心中一喜,一周没碰鱼竿的手不免发痒了起来。说干就干,三二下收拾好简单的装备,跨上小摩托,便朝着伊河的方向轰轰的开动了!


这次出钓,我准备采用飞蝇钓法。自从去年七月初次尝试这种被称为“水上华尔兹”的优雅钓法后,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那在空中飞舞的彩色钓线、悠然入水的逼真毛钩和鱼儿着饵时炸出的漂亮水花,无一不让我沉醉!虽然国内飞钓资源相比国外的匮乏的多,而那梦幻虹鳟、河怪哲罗鲑、背鳍张开如花扇的花翅子也只在我国蒙古、新疆等蛮荒之地才有所分布,但好在离家不远的那条伊河中的马口、溪哥、白条等小体型溪流鱼的数量却甚是可观,以小号数的飞钓竿和小毛钩来作钓,虽搏鱼的快感不及前者那般刺激,但溪流钓的乐趣却以另一种微妙的方式延续着!


十多分钟的车程,我率先来到平日里最喜欢的一处标点——伊河“三道坝”因此处河道地势平坦,支流众多,因此便成为了我工作闲暇之余挥竿垂纶的一片乐土。可正当我信心满满的停好车,准备摩拳擦掌大干一番时,眼前的景象却如同一盆凉水,瞬间浇灭了此前的热情!只见眼前原本如同玉带的条条小溪如今却已干涸,只有水中几个水洼里蠕动着几条被搁浅的小鱼和被晒的发白的田螺,再看离河道不远的上游的橡胶水坝,正高高耸起,没有半点想要流水的意思!


索性回身上车,顺着河道一路向下探寻。沿着长长的河堤一路向下,可接连探寻了七八个标点,除了干涸的河道之外再无它物!询问河边一河道管理人员才得知,上游景区蓄水,所以导致河道暂时断流,我这才恍然大悟!常言道:既来之,则安之。再次发动小摩托,准备到河道再往下游一探究竟!


下午四点半,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头顶的浮云也开始慢慢变厚,把天空压的很低,看来一场迟到的雷雨即将降临,风中尽是让人舒服的凉意!


又经过数道水坝,终于抵达伊河下游一处淘沙坑的出水口,好在沙坑水深,蓄水量足,受上游河道断流的影响较小,哗哗的溪流终于在此处重现生机!我大喜过望,抓起竿子便冲了过去!也许是受河道断流的影响,水并不太清澈,但远处急流边缘的缓水区正泛起的点点鱼星却已引起了我的注意!三下五除二的组装好竿、轮、线、饵,朝着那片缓水区便抛出了毛钩!


我以一枚带有一对白色翅膀的“小白蛾”毛钩打头阵,做为一枚上过无数马口、溪哥战功累累的“功勋饵”所以我犹为偏爱!来回假抛几个回合之后,我轻轻放竿,小白蛾便被飞钓主线舒展开的那个“U”形环带到了十几米之外的目标区域!只见毛钩刚一落水,数道剑涌便簇拥着朝起发动了进攻,小白蛾在羽毛的张力下,孤零零的浮在水面之上,而现在,俨然已经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处境!


我在岸边看的分明,手上轻轻抽动飞钓主线,使小白蛾在水面上做出一个挣扎的姿态,从手上一阵轻微的触碰感中我可以判断,一群小鱼已经正在水中对眼前这顿“美味佳肴”争相撕咬了起来!但这一阵咬口,并无明显的中鱼的迹象。慢慢的,小白蛾已经被我回收至脚下的水域,定睛一看,其身后正跟着一大群五六厘米长的小白条,倔强的不肯回头。我不禁一笑,真是一群贪吃的小家伙!此后我又接连抛投数竿,除了引来一群群小Baby级别的白条外,并未获得有效的咬口!


正当我被眼前这群可爱的小白条逗的略显无奈之时,突然前面不远的一条急流中一道跃出水面的银光便引起了我的注意!马口?白条?溪哥?一连三个问号几乎同一时间涌进脑海。思索的同时,脚下的动作也并没有因此而停下,三步并作两步的趟过溪水,选好一处地方站定,便将毛钩抛了过去!相比此前那个标点,这处水流就急的多,小白蛾在水面上随着水流的冲击,上下浮动着!突然,当我往回抽动主线的一瞬间,那道银光便从水底再次闪现,由于就在脚下七八米左右的位置,所以我看的分明,那道银光正是一尾将近二十厘米的大白条!但由于小白蛾较轻,又浮在水面,湍急的水流使饵上下浮动,以至于其好几次攻击都没能咬中。这让我开始怀疑小白蛾在这种急流中的实用性!


根据此种状况,于是我决定果断换上一枚带有铜头的若虫毛钩来试上一番。此款毛钩因为通体并无展开的羽毛所以并无浮力,再加上其头部那枚铜头,入水则沉,模仿的是水中尚未羽化的幼虫状态,用来搜索水的中下层尤为好用!又因其铜头锃亮,体态玲珑,所以我戏称其为“铜头仔”。


我拉出主线,轻挥两下,铜头仔便被我送至了刚才银光乍现的急流中!而我的铜头仔也发挥其快速下沉的特性,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了。待其入水,我也不并不过多的做动作,只是竿尖指向水面,让飞钓线在水流的力量下,略微紧绷着。铜头仔相比其它干式毛钩固然要重上一些,但水流的速度却使得其在水中并不能沉底,而是悬浮在水的中层,而那枚铜头也熠熠闪光,吸引着水下白条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就在换上铜头仔的第一竿,一个清晰而有力的咬口便从通过手中的钓线从水下传来。而那略微紧弓着的3号飞钓竿的柔软前梢也随之急抖两下,我抽竿刺鱼,只觉竿头一沉,中了!因在急流中中鱼,所以鱼的拉力也因此而翻倍,溜鱼的快感自然不用多说我忘我的沉醉在这与鱼逗乐的幸福中,不大一会,一尾体长将近二十厘米、一身银白“铠甲”的伊河大白条便被我提出了水!


铜头仔正中其上颚,而此时正“神气”的闪着金光。嘿,还别说,这大白条的拉力比起溪流小霸王马口来,还丝毫不逊色!接下来,我如法炮制,把铜头仔一次次的抛入急流,它也不负所望,将这急流之下的白条妹妹一条条的请出了水来。而铜头仔和白条妹妹,就仿佛是两个久别重逢的恋人,只一相见,便会忘我的“拥吻”起来……


老话说,一寸光阴一寸金。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傍晚的临近,水面上的小飞虫已经聚集的越来越多,不间断的炸水促使我加快了抛投的频率,而针对此时的纷纷跃出水面捕食的鱼情,铜头仔已经渐渐失去了它此前威风,而我观察到水面上此时飞行最多的是一种带有白色翅膀和长长尾巴的蜉蝣,而我的毛钩盒中恰好有与之类似的毛钩。这款毛钩名为“降落伞”属飞钓中的干式浮水毛钩,因其钩柄上方用红色的纤维绑制出了状如“伞翼”的一撮毛毛和其轻飘飘的落水状态,故尔得名!作为一款浮水毛钩,用来针对清晨和傍晚较为活跃的鱼情再为合适不过。而那鱼儿着饵时炸出的漂亮水花,则是我对其偏爱的另一大原因。


闲言少叙,换好毛钩三二下的抛竿,小毛钩落水的姿态便如同它的名字——降落伞般,轻轻悠悠的落在了水面上!因为炸水多集中在先前那片急流一侧的浅滩上,所以这次毛钩的落点我也选择在此。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的“降落伞”刚一粘到水面,还没等我扯动主线,水面上登时便绽开一朵漂亮的水花,而水花绽开的同时,我的降落伞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握线的左手也传来了轻轻的拉扯感。所有的一切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生,条件反射下,我扯线抽竿,顿时,3号飞钓竿的前梢弯成了一张弓形,中鱼!由于眼前的河道并不算宽,没几下的功夫,又一尾黑背银身的大白条便出现在了脚下的水中。只见它正在钓线的牵扯下,不情愿的右突左闪着!


我轻轻提竿,请它出水,望着它乌黑的大眼珠和苗条的身姿,飞钓人的心又一次深深被这溪流中的小精灵所着迷!

热带鱼

雪纳瑞